您的位置:首页  »  网友自拍  »  人妖變態家族
人妖變態家族

人妖變態家

張華今年已經16歲了,身高也長到了1米8,作為家中唯一的男孩,他身感自己肩膀上的重擔,同時也享受著全家女性給他的愛。也許是正在青春期的緣故吧,張華總覺得自己身邊的這種愛不同尋常。

也不知什麽原因,自從張華記事起就沒有爸爸的存在,問媽媽時,媽媽也含糊其詞,使張華一直以為爸爸在自己的幼年去世了。從小沒有爸爸的張華心中到也坦然,因為媽媽和姐姐的愛已經讓他感覺生活中沒有遺憾,而張華也是個很懂事的孩子,知道用自己的愛去反饋給疼愛自己的姐姐。

張華的媽媽叫常秋月,1米75的身高在她的同齡人中顯得很有味道,今年已經37歲的她身上散發著成熟女人獨有的韻味與芬芳。但是歲月的磨礪並沒有減弱她身上的風韻與美麗。

從張華小時侯到現在,已經有無數的追求者熱烈地追求過秋月,但是都被一一回絕,有時張華問媽媽為什麽不再找一個,媽媽苦笑著告訴張華,她為了張華所以才守身如玉。

這樣的結果雖然讓張華很欣慰,但是也帶來了一些苦惱。張華已經進入了青春期,而且他知道自己有根超乎常人般巨大的雞巴,大小和粗細彷彿A片里的一樣,這也使得他每天都性慾高漲。看著媽媽38D的奶子,常使得張華不自禁的跑回自己的臥室手淫。

張華還有一個姐姐,名叫淩衫,今年20歲,已經上大學了,烏黑的長法配上天使的面容,還有一對讓張華魂牽夢繞的38C的奶子。也許是遺傳的關系吧,淩衫也有1米78的身高。

張華一直勸姐姐去參加模特比賽或小姐選拔,但也都遭到了姐姐的拒絕。而且和媽媽一樣,姐姐也同樣不斷地拒絕身邊的追求者。她們對愛情的態度讓漸漸張大的張華越發感覺不對勁,難道親情的紐帶可以讓兩個美麗的女人拒絕愛情的到來嗎?

張華的母親是一家證券公司的高級CEO,每個月收入不匪,而家裡的存款似乎也根本花不完。三個人都是喜歡安靜的人,因此他們住在離市中心不遠的一座郊區別墅內。如果說張華的前16年都像一個正常男孩那樣張大,那麽在他高一的那個暑假,他的人生開始發生重大的轉變。

第一章 媽媽的秘密

這個假期,張華準備在家裡好好休息,同時也想幫媽媽做些力所能及的家務,以報答媽媽一直以來對他的疼愛。一天,在張華晚上跑步回來後,他照慣例將衣服扔進了洗衣機,進浴室去洗澡。但是當他洗到一半時去想起來衣服里有給媽媽買的生日禮物——一個製作精美的花環,這個花環大概有大拇指粗細,外邊鑲嵌著一圈精美的KISSES巧克力球。

如果讓水一洗那還得了。於是張華跳出了浴室,跑到洗衣機邊。但是出乎意料的是,衣服竟然不見了!正當張華狐疑之時,聽到隔壁傳來媽媽的聲音。

「好孩子,我的孩子真是好孩子……恩……媽媽好愛你……對……再快點……再用力點……媽媽好喜歡你的禮物……」

張華悄悄地爬在媽媽的門口,門沒有關嚴,於是他順著門縫向裡面望去,然後他被裡面的情景驚呆了。

媽媽一絲不掛地躺在她寬大的床上,兩對巨大的奶子裸露在外,她的左手不斷地搓揉左乳上已經有些發黑的奶頭。她的頭上正套著張華剛運動完的內褲,鼻子正對著張華雞巴對的位置,充滿享受著兒子內褲上的尿騷和異味,她的眼睛緊閉,口水不斷地從嘴角向外湧出,濃密的黑色腋毛展露在外。

而她的右手正握著自己的雞巴!不錯,正是一根巨大的雞巴!張華仔細一看,也不是A片中的假陽具,而是一根和男人一樣的大雞巴,上面青筋暴起,深紅色的龜頭向外滲透出透明的液體,而雞巴長度足足有20公分!只見秋月左手揉著自己的奶子,右手擄著自己的大雞巴,張華送給她的花環被她穿在了雞巴的根部,而巧克力球卻被她塞進了自己的屁眼。秋月沒有陰道,雞巴下面除了兩顆巨大的卵蛋就只有屁眼!

「媽媽竟然是個人妖!」張華已經完全沈浸在眼前的景象中,不知為何,看到媽媽是人妖雖然讓張華無比震驚,但是更讓他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沖動和性慾。

不知不覺中,張華的雞巴也硬了,青筋暴起。張華雖然只有16歲,但是雞巴硬起來卻足足有18公分!雖然似乎比不上媽媽的雞巴,但是在同齡人中也算巨大了。

張華跪在地上,眼睛目不轉睛地盯著媽媽激烈的手淫場面,左手撫摩著自己的卵蛋,右手開始跟隨媽媽的節奏激烈地擄著自己的雞巴。

另一方面,秋月的淫叫不斷地沖進張華的耳中:「好兒子,媽媽好想要你插媽媽,插媽媽的臭屁眼……媽媽……也想插好兒子的香屁眼……我們互相插……互相噴射臭精液……互相吃精液……哦……我受不了……快不行了……」

隨著秋月的右手越動越快,她的左手已經插進了自己的屁眼,眼看爆發在跡,她的大雞巴已經百分之百膨脹,碩大的龜頭呈現出紫青色。而張華的左手也已經插進了自己的小屁眼,腦子里想像著媽媽嘴裡喊的畫面。這對瘋狂的母子幾乎同時達到了性的頂點,兩股巨大的精柱從兩根超級大雞巴里噴射而出。整個空氣中彌漫著腥臭的氣味。

當張華回過神時,他驚訝地發現門被自己碰開了,剛才忘情的他根本沒有注意自己的舉動。秋月獃獃地望著她,已經忘記擦掉身上的精液。而張華也驚慌失措地說不出話來。過了良久,秋月開口了。

「兒子……來……到媽媽這來……讓媽媽幫你……」秋月富有母性的嗓音呼喚著張華。

「媽媽……對不起……我……」

「什麽都不必說……是媽媽不好……讓媽媽來補償你……」

「怎麽補償我……」

「……好好愛你……身上的部位……」

「知道了……我也會好好愛你的……媽媽……」

張華彷彿中了魔咒一樣,慢慢走到了秋月的床邊,他的眼睛裡充斥著媽媽碩大的奶子、軟下去的小雞巴以及媽媽濃密的陰毛上成片的腥臭精液。而秋月嘴角帶著笑意,眼睛裡充滿著慾火。

「來,乖兒子,坐到媽媽對面來。」秋月拉著張華的手,讓他坐到了大床上。

「媽媽……我再也不能忍受了……我愛你……」張華鼓足勇氣說出了一直以來想說的話。

秋月望著兒子忘情的眼神,內心中受到了巨大的觸動,一直以來她也多麽想讓兒子能明白她的苦衷與愛啊!作為一個人妖的她在性上具有局限性,但是兒子是她每天朝夕相處的人,而且自從知道了兒子有18公分的大雞巴後,她更是慾火難耐。秋月的眼中不自覺地已經含著淚水。

「好兒子,你不在乎媽媽不是女人嗎?」

張華望著母親美麗的臉上梨花帶雨,心中充滿了對秋月的愛。他沒有說話,突然低下頭去,一口含住了秋月已經軟下來的雞巴。張華忘情地吸吮著媽媽雞巴和陰毛上腥臭的精液,他竟然一點也不覺得又臭又鹹的精液有任何難吃,反而讓張華有種原始的快感和沖動。

秋月看著自己心愛的兒子賣力的吸吮自己的雞巴,心中充滿了喜悅和興奮,剛剛軟下去的雞巴已經迅速充血膨脹,20公分的雞巴脹滿了張華的嘴,秋月能感覺到自己的龜頭已經碰到張華的喉嚨。盡管大雞巴讓張華幾乎難以下咽,但是張華的心中只有慾望,奮力叼住秋月的大雞巴。

秋月讓張華反過身來,屁股對著秋月爬在她的身上。秋月將自己的內褲也套在了張華的腦袋上,讓他充分吸吮自己內褲上分泌物的氣味,她先是舔吃了張華雞巴和陰毛上的腥臭精液,然後也開始忘情地為張華進行口交。兩個人呈69形狀互相吸吮著對方的大雞巴,兩根大雞巴也都膨脹到了頂點,頂在雙方的咽喉部位。

「媽媽……你的雞巴好好吃……兒子好愛吃……媽媽的雞巴都流水了……」「乖兒子……媽媽也愛吃兒子的雞巴……又臭……又香……」

兩個人的動作越來越劇烈,都把吃奶的力量使出來。張華的雙腿夾緊了秋月的頭,而秋月的雙腿也夾緊了張華的頭。兩個人都弓起身子,準備迎來最後的瘋狂。

秋月右手不斷地撫摩張華的蛋,左手蘸了點口水,一股腦將中指插進了張華的屁眼。張華被這突如其來的疼痛疼的叫出聲來,但是快感已經充斥他的大腦,他現在只想和媽媽一起墮落。很快他適應了秋月的食指,同時屁眼也開始放鬆下來,享受著自己下體帶來的快感。張華也伸出左手撫摩著秋月的卵蛋,右手伸出兩跟手指一同插進秋月已經有些松垮的屁眼。

「媽媽……我受不了了……我要射了……」

「不用再忍受了……兒子……媽媽和你一起射……」

張華和秋月幾乎同時達到高潮,巨量的精液從碩大的龜頭中噴湧而出,兩個人貪婪地吸食著這股美味的臭精液,口中不斷傳出咕咚地吞食聲。

高潮過後,張華癱在了秋月的懷里,而秋月抱著張華,眼神里卻還有一絲邪意。秋月玩弄著張華軟下去的小雞巴,「乖兒子的小雞巴真是可愛,媽媽好喜歡。「「媽媽,我想尿尿。」

「媽媽也想尿,不過乖兒子你可以不去廁所尿。」

「不去廁所去哪裡啊?」

「尿在媽媽的嘴裡吧,媽媽做夢都想喝兒子的尿呢。」

張華的夢想實現了,他也在無數次手淫時,幻想著媽媽可以喝他的尿,而現在秋月的話讓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張華站到地上,而秋月則跪在他的前面,嘴裡含住了張華的雞巴。起初張華還有些緊張而尿不出來,於是秋月用手指插進張華的小屁眼幫他排尿。

終於,一股黃色的尿柱從張華的雞巴里射進秋月的嘴裡,由於尿量巨大,尿已經從秋月的嘴角滲出。秋月貪婪地吸吮著張華的每一滴尿液,騷臭的氣味已經充滿了整個房間。這股氣味就好象催情藥一樣,讓兩人的雞巴又迅速膨脹充血。

終於,張華尿完了。秋月站起來,而張華跪下去含住了秋月的雞巴。不一會兒秋月的尿就裝滿了張華的嘴。也許是年齡的緣故,秋月的尿比張華的還腥臭,但是張華卻覺得非常的好喝。

秋月尿完後,張華站了起來,兩個人面對面看著對方又再度勃起的大雞巴相對一笑,秋月抱住張華,舌頭伸進了張華的嘴裡。兩條帶有精液、唾液和尿液的舌頭交織在一起,互相吸吮著對方的味道。兩根雞巴也合並在一起,龜頭、陰莖和卵蛋互相摩擦。

張華跪爬到了床上,撅起屁股,他似乎已經有所覺悟,他要把自己獻給自己深愛的母親。秋月跪爬在張華的身後,掰開他的屁眼,將自己的臉塞進張華的屁股。一條濕滑的舌頭鑽進了張華的屁眼,秋月聞到了張華體內的奇異的味道更覺得性慾高漲,賣力的舔弄著張華屁眼上的每一根毛、每一條皺紋。秋月的左手擄著自己碩大的雞巴,右手則擄著張華的雞巴。

「媽媽……好舒服……屁眼……被媽媽的舌頭撐開了……媽媽喜歡聞兒子屁眼的臭味嗎?」

「……媽媽……好喜歡吃……兒子的屁眼……很臭……也很香……下次……媽媽要乖兒子給媽媽吃……你的黃金……」

秋月跪起身子,她知道時機已經成熟。她的大雞巴開始一寸一寸地插進張華的屁眼。張華頓時感覺劇烈的疼痛,彷彿一顆炸彈在他的屁眼爆炸。

秋月知道張華的辛苦,右手不斷地刺激張華的龜頭以讓張華好受些。慢慢地,張華的屁眼適應了秋月那粗壯的雞巴,肌肉也完全放鬆下來。他示意秋月可以動了。秋月怕張華痛苦,開始還是慢慢地蠕動,後來她發現張華的屁眼雖然緊,但是比她自己想像的要適應自己的大雞巴,而且張華的雞巴上也流出了黏液,證明他已經不再痛苦。於是秋月逐漸加快了自己的頻率。

空氣中彌漫著淫蘼的氣味,一對母子已經合二為一。兩個人的頻率已經非常快,秋月每次都將雞巴插到沒根再往外抽拔。兩個人的大卵蛋也互相撞擊著,秋月手上的頻率也隨著兩人急促的呼吸逐漸加速。

「媽媽!好舒服!我好愛你的大雞巴!」

「媽媽也愛兒子的小屁眼!讓我們一起射吧!」

「好的!兒子要用屁眼吃掉媽媽的精液!」

隨著兩聲咆哮般的呻吟,張華和秋月同時到達了高潮。一股精液洪流沖刷進了張華的屁眼。而張華的雞巴也顫抖著噴射出比上兩次都多的精液。兩個人的身體已經完全抽搐。嘴裡都失神地流出了口水……

張華躺在媽媽的懷里,嘴裡含著秋月的奶頭沈沈的睡去。而秋月望著深愛的兒子心中充滿了愛和滿足。她發誓要在下次將自己的全部奉賢給兒子。而在門外,一雙美麗的眸子目睹了眼前發生的一切。淩衫在看完弟弟和媽媽做愛的全過程後也射精了……

第二章 女王姐姐

當張華醒來時已經下午了,昨夜的激情讓他睡了很長時間。媽媽應該已經去工作了,張華決定今天晚上要插進媽媽的屁眼。張華走進客廳,姐姐淩衫正穿著運動服坐在沙發上正看電視,不用說,喜歡運動的淩衫一定是剛打完她自己最喜歡的網球回來了。

姐姐是個冷豔的人,雖然她也很愛張華,但是平常卻總是表現的不自然,她的同學都叫她「冷美人」。張華坐到姐姐的旁邊,靜靜地看著美麗的姐姐。如果是媽媽身上散發著成熟女性的美,那姐姐身上就洋溢著青春美的痕跡。

「小華,還沒吃飯吧?」

「還沒呢,姐姐是不是給我帶好吃的了?」

「呵呵,都這麽大了還老讓我給你帶吃的。」

淩衫說著,從包里拿出了兩根雙層肉熱狗以及一大桶張華最愛吃的土豆泥,「但是你現在可不許吃。」

張華正要開動,卻聽姐姐不允許自己吃,不解地問:「為什麽啊?」

淩衫的眼中閃爍了一絲奇特的笑意:「昨天晚上被媽媽插屁眼爽嗎?」

張華大吃一驚,平素沈穩冷靜的姐姐突然說出這種話讓他非常的驚訝,而且他立刻意識到了昨天和媽媽做愛的事情已經被姐姐知道了。

看張華不說話,淩衫的臉上開始露出了邪惡的笑。她開始撫摩張華的內褲,隨著她的手,張華的大雞巴開始勃起。

「今天我要你換個花樣吃飯……」

淩衫說完突然吻住了張華的嘴唇,舌頭伸進張華的口中,舔食起張華嘴裡的每一個角落。另一邊,淩衫脫下張華的內褲,開始搓揉起張華已經膨脹到18公分的大雞巴。

每天讓自己魂牽夢繞的姐姐現在竟然搓揉自己的雞巴,這讓張華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刺激。也許是因為昨天已經和媽媽發生關系的緣故吧,張華迅速進入了狀態,而他鼻子聞到的姐姐身上散發出的剛運動完的汗香也讓他如癡如醉。他左手撫摩著淩衫的乳房,右手伸進了姐姐的內褲。而令他想不到的是,姐姐的內褲里居然也有一根大雞巴!

淩衫站起身,微笑著脫下了自己的短裙和內褲,一隻巨獸展現在了張華的面前。淩衫的雞巴沒有張華和秋月的長,大概只有15公分左右,但是卻異常的粗壯!已經膨脹的赤紅色龜頭足有一個小蘋果大小,而運動完的汗臭也隨之飄進了張華的鼻子里。那簡直是女神的味道啊!

「小華,想不到姐姐也是個人妖吧?」

「……姐姐……我喜歡你的樣子……讓我著迷……」

「姐姐好高興小華喜歡,姐姐今天要讓小華用特殊的方式吃姐姐買的熱狗和土豆泥……」

淩衫將熱狗拿出來,用兩片麵包夾住張華的雞巴,另兩片則夾住了自己的雞巴。同時她將兩條香腸一條插進了張華的屁眼,而另一條則插進了自己的屁眼。

張華心領神會,躺到地板上,將屁股擡地高高的。淩衫頭沖著張華的雞巴爬在張華的身上,兩個人69式地開始吃對方的大雞巴以及上面的麵包,同時還時不時就著屁眼的臭味吃一口插在兩人屁眼裡的香腸。淩衫的屁眼裡不斷散發著運動完的臭味,這讓張華迷醉。

而張華由於憋著大便,屁眼的味道也讓淩衫魂不守舍。這對淫亂的姐弟很快就吃完了對方下體上的麵包和香腸。

兩個人開始互相為對方碩大的雞巴口交。淩衫的雞巴雖然不長,但是由於十分粗,而塞滿了張華的口腔。很快,張華要高潮了,正當他準備和淩衫一起高潮時,淩衫卻推開了他。

淩衫拿起旁邊的土豆泥,讓張華雙腿劈開呈M型坐在地上。她自己坐在張華的對面,雙腿同樣呈M型。張華的左腿搭在了淩衫的右腿上,而淩衫的左腿搭在張華的右腿上。兩個人的會陰緊貼在一起,兩對卵蛋壓迫著對方,兩根大雞巴也緊緊地並在一起。

淩衫將土豆泥反著扣在兩根大雞巴上面,土豆泥包裹了姐弟倆的雞巴。張華感覺到巨大的快感,姐姐雞巴那奇特的觸感加上土豆泥的溫暖讓他感覺自己已經到了噴射的邊緣。

張華的雙手搓揉著淩衫的大奶子,而淩衫的左手握緊著兩個人雞巴的根部,右手瘋狂地用土豆泥桶套弄兩人的大雞巴。兩人的舌頭互相膠著著,口水順著兩人的嘴角不斷流出,而兩人還不時地舔食對方掖下滲出的汗液。聞著淩衫腋毛上惡臭的香味,張華知道射精開始了……

「姐姐……我要射了……姐姐的雞巴太下流了……要射了!」

「小華的雞巴射吧……射的越多越好……姐姐也……要射臭精液了!」

隨著兩人的瘋狂吼叫,兩股濃精射進了土豆泥的桶里,和土豆泥混在了一起。平靜後,兩人將對方雞巴上的土豆泥和精液吃進肚子里,並共同品嘗了那混著精液的土豆泥。

「小華,姐姐帶你去一個地方好不好?」平靜後的淩衫對張華說。

「什麽地方?」

「你要蒙著眼睛,綁著雙手和我去,去了你一定不會後悔的。」淩衫的嘴角再次露出了邪惡的笑容。

張華知道自己還沒有完全地滿足,他也能想到姐姐也還沒滿足,於是他答應了姐姐的要求,蒙上雙眼綁上雙手,被姐姐牽著走了很遠。當他睜開眼睛時,卻看到他做夢都沒有想到的場景。

張華環顧四周,是一間從沒有見過的房間,四周陰暗潮濕,只有一盞燭燈照著整個房間。房間內有一張大床,床上還有七、八條鐵鏈,旁邊的牆上掛滿了各種SM用的道具。張華在A片里看過,這就是所謂的SM密室。

「姐姐……這是咱們家裡嗎?」

「嘿嘿,對啊,這是咱們家裡的一間密室,對不起啊,一直沒有告訴你。」

說著說著,淩衫一把將張華推倒在床上,由於張華雙手被綁,他沒有任何的反抗餘地。

淩衫迅速的將張華的兩條腿纏上鐵鏈,她按下床邊的一個按紐,張華的雙腿就被吊了起來,高度讓他的屁眼正好可以撅出來,而上身還躺在床上。不知為何,張華感覺到了無比的興奮,雖然他隱約知道了自己一會被SM的命運,但是他卻絲毫不覺得有什麽不適,雞巴反而硬了起來。

「真是我可愛的弟弟,原來天生就有SM的傾向。」

淩衫右手搓揉著自己也已經硬挺的雞巴,怪笑著說,「今天我是你的女王,你要任我擺布。」

說完,她雙掌一拍,一個熟悉的身影慢慢地從陰影處爬過來。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秋月!

只見秋月脖子上套著一隻狗脖圈,屁眼裡塞著一根巨大的假陽具,而雞巴上則套著一個橡皮套子,這個套子是電動的,她爬過來的時候套子也在她那20公分的大雞巴上不停的震動。張華被眼前的情景震撼了,平常溫柔的母親竟然被自己那沈穩的姐姐當狗一樣叫過來,她們的面孔都是那麽的美麗,同時他們的下體還都有一隻大雞巴!

張華被蒙住了腦袋,淩衫用自己剛才脫掉的帶有汗臭的內褲包裹住了張華的頭。又用張華剛才脫掉的內褲套住了秋月的頭。

「親愛的媽媽,小華剛才說他憋著大便,你看怎麽辦呢?老憋大便可是不好的喲。不如這樣吧,我們幫小華拉通通便你看如何呢?」

秋月似乎早已經和淩衫有所默契,不住的點頭,然後她拿過一隻500CC的灌腸器,來到了張華的屁眼前。

秋月先是舔濕了張華的屁眼,然後毫不憂鬱地將灌腸液打進了張華的屁眼裡。另一邊,淩衫跨坐到了張華的頭上,用自己的屁眼對準了張華的嘴,同時也將一隻500CC的灌腸器插進了自己的屁眼裡。

「小華,你不是很喜歡姐姐嗎?那姐姐的大便你也一定很喜歡了?姐姐今天賞給你。」

淩衫淫笑著,肛門開始用力,同時開始瘋狂地擄自己的大雞巴。

與此同時,秋月也將灌腸液打進了自己的屁眼裡,她反向爬到了張華的身上,嘴對準了張華已經腫脹的屁眼,撅起屁股,將屁眼對準了淩衫的嘴。

而此時的張華已經慾火焚身,他迫不及待地想和媽媽、姐姐一同墮落為」糞便人「!淩衫將秋月的內褲也套在頭上,用口對準了媽媽的屁眼,左手搓揉著自己的雞巴,右手搓揉著秋月的雞巴。而秋月不斷地用舌頭刺激著自己兒子的屁眼,左手撫摩著張華的卵蛋,右手套弄著張華的大雞巴。

三個人同時聞著內褲里腥臭的味道,三根雞巴同時達到的噴射的邊緣,三個臭屁眼都正在醞釀著大便風暴,而三張嘴都在期盼著那惡臭的食物。

終於,一切都爆發了!三根雞巴同時爆發,淩衫將精液射在了張華的身上,而張華將精液射在了秋月的大奶子上,同時,秋月將精液射在了淩衫的奶子上。秋月的屁眼第一個噴發,惡臭的稀屎灌進了淩衫的口中。

淩衫的屁眼第二個爆發,同樣惡臭的大便澆灌著張華臉上每一個部位。最後,張華開始噴屎,句量的大便沖洗著秋月的面孔,而秋月也不願意浪費任何一分兒子的排泄物,大口大口地吸吮兒子的大便。而隨著三個人長時間的排便,三股尿柱也激射在三人的身上。

「媽媽……大便好好吃!小華……姐姐的大便好吃嗎?」

「姐姐的大便好香……尿也香……媽媽……兒子的臭屎味道怎麽樣?」

「……恩……兒子的稀好吃……媽媽……一點也捨不得浪費……恩……」

「姐姐、媽媽……我好愛你們……你們的雞巴、奶子、精液、尿液、大便……我都好愛……」

「小華……我們也愛你……以後每天我們都要這麽墮落……是吧,媽媽?」

「恩……對,小華、小淩……每天……都要吃……雞巴和糞便……」

在郊外的一棟別墅中的一間密室里,一幅讓人看了血脈紛張的畫面正在上演。

張華和秋月雙雙跪在撲滿屎尿的大床上,兩個人的胳膊向後擡起,四隻手被捆綁在一條粗鐵鏈上。他們屁股相對,一跟電動的假雙頭龍陽具在兩人的屁眼不斷地攪拌。兩人的屁眼中還不時地向外滲出惡臭的糞便,把雙頭龍染的通體屎黃。

兩個人的眼睛全被蒙上,頭上套著沾滿糞便的內褲。兩人的雞巴硬挺著,上面已經被精液、屎尿浸染的看不出本色,只能看到兩個小皮球一樣的龜頭不斷地滲出透明的液體。

「兒子……屁眼舒服嗎?」秋月的聲音已經因為興奮而顫抖。

「……舒服……媽媽的臭屎……和兒子的臭屎都和在一起……」

正當兩人在享受這種受虐的快感時,頭上套著糞便內褲的淩衫拿著一跟低熱蠟燭站到了床邊。

剛開始她將蠟油滴在這變態母子的屁眼上,她每滴一次,兩人都條件反射地頂一下屁股,而雙頭龍也深入他們屁眼一回。後來淩衫開始將油滴到兩人的雞巴上。

隨著微燙的蠟油落上兩人的雞巴,他們更是發出了低聲的嘶吼。

淩衫將秋月放下來,讓她仰面躺在張華的身下,雙頭龍彎曲後還是插在二人的屁眼裡。淩衫拿出一個充滿潤滑液的大橡皮套子,先是套在了秋月的大雞巴上,然後她慢慢下放綁住張華的鐵鏈,對準角度後將張華的雞巴從另一個方向塞進了套子里。

兩跟以及被刺激地無比巨大的雞巴交織在一起,將套子撐地滿滿的。張華感覺自己彷彿到了天堂一樣,媽媽的大雞巴有堅硬又溫暖,摩擦著自己的雞巴。

這時淩衫打開了電動開關,套子開始向女人口交的嘴一樣上下震動。張華和秋月都被這突如其來的快感刺激的大叫起來。

淩衫跨坐在秋月的頭上,讓秋月品嘗自己還在向外流糞便的屁眼,雙手擄著自己的大雞巴,同時將舌頭探入了張華的口中,品嘗起自己剛剛排出的髒東西。這時房間里只有雙頭龍和橡皮套的震動聲,以及秋月吸吮淩衫屁眼的吸吮聲。逐漸地,三個人感覺又要到達高潮了。於是淩衫放下了張華。她讓秋月跪爬在床頭,然後幅著張華,跪爬到了秋月的後面。

「小華,我知道媽媽已經插過你的屁眼了,現在讓你享受一次媽媽的屁眼。

「姐姐,我……還是第一次……」

「乖兒子別害怕,媽媽的屁眼早就等不及讓你插了,來……插死媽媽。」

「張華在淩衫的指引下將大雞巴插進了秋月的屁眼,也許是雞巴第一次經曆插人的感覺,張華在秋月屁眼裡,在糞便和皮肉的包裹下感受到了巨大的快感。

與此同時,秋月也興奮的大叫起來,張華的雙手穿過秋月那腋毛密布的腋下,猛力地搓揉起秋月的兩只D罩杯的大奶子,同時秋月雙手也全力地擄自己的大雞巴,回頭來和張華雙唇相交。

這時淩乃拿過一個發電機,上面安插了幾條電線。她將其中的兩條電極夾在了張華和秋月的卵蛋上,又拿了兩條電極夾在了自己的奶子上。淩乃爬到了張華的背後,將她那粗壯的大雞巴插進張華的小嫩屁眼裡,巨大的雞巴和著張華腸子里的糞便,這讓張華疼到極點,他的眼淚、口水、鼻涕全流下來,而秋月趕緊一口口地將這混合黏液吃進了肚子里。淩乃拿過粘滿糞便的雙頭龍,將其插進自己的屁眼。

三個人的身體交疊在一起,雞巴和屁眼的快感傳遍三人的全身。他們的腦子里已經絲毫沒有理智可言,有的只是人類最原始的墮落慾望。淩乃和張華的動作一致,三個卵蛋不斷地互相碰撞,發出下流的聲音。張華不時轉過頭,和淩乃雙舌相交,屁眼的疼痛逐漸散去,取而代之的是變態墮落的快樂。

「媽媽的屁眼好溫暖,姐姐……姐姐的雞巴真有力……」

「兒子……幹死媽媽……哦!媽媽感覺屁眼的肉都快翻出來了!」

「媽媽!小華!讓我們一起墮落!

「隨著三人高潮越來越逼近,淩乃打開了發電機的開關,電流瞬間從張華和秋月的陰囊上,從淩乃的奶子上傳遍了三人的全身。強烈的電流令三個人同時失禁,口水、眼淚、鼻涕四下橫流,然後又被三人吃進肚子里。糞便再度從肛門中湧出,三股精液也噴射而出。在張華和秋月的屁眼裡,精液混著大便,他們覺得自己的肚子里翻江倒海,人也都翻起了白眼。

電流消失了,高潮也結束了,張華和秋月已經大小便失禁,他倆失神地倒在床上。而淩乃雖然也大小便失禁,但是用殘存的一點意志支撐自己爬到了兩人中間。她抱住兩人的頭,沈沈的睡去……

第三章 糞便狂歡節

在經曆了這個瘋狂的夜晚後,母子三人的感情都升華到了極致。而淩乃給出了一個令三人都更加瘋狂的提議。既然三個人都喜歡糞便的感覺,那麽就在一周後的周六來次「糞便狂歡節」。具體內容是,這一周內,三人都要正常的飲食,而且盡量多吃,但是每個人都不能排便,一直將巨量的大便積攢到周六再一次清出。

在這一周里,靈衫和張華在學校,而秋月在單位里要想盡一切辦法收集公共廁里的大便,在周末的時候派上用場。

提議一經給出便立刻被秋月和張華同意。三個人淫魔的心以及雞巴似乎都一經對一周後的那一天躍躍欲試。

由於淩乃要去大學寄宿,所以留下了秋月和張華兩個人在家煎熬的等待。起初,兩人還能忍受這種感覺,當有便意時還可以忍耐,每到晚上,張華和秋月都還能享受對方的屁眼。

但到了後來,越來越強的便意幾乎令兩人正常的生活都受到了干擾。周三的時候,兩人就約定一經不能再插對方的屁眼了,因為濃濁的精液基本上相當於少量的灌腸液。而周四,為了不讓大便自己噴出,母子二人都為對方安插了肛門塞以防萬一。

時間一晃跨度到了周五,離靈衫回家只還有一天了。這一天,張華將當天搜集好的糞便放入儲藏室內後,肚子開始劇烈地抽搐。張華感覺這次的風暴比前幾次更加劇烈,便捂著肚子仰躺在床上哪也不敢動。隨著感覺的加劇,張華逐漸躺著也不行了,巨大的便意將張華逐漸折騰的大汗淋漓。

秋月在回家的路上也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便意。也許是成年人的緣故吧,她堅持著回到了家。

「啊……我……不行了……真的……啊……啊……」張華的聲音從房間里斷斷續續地傳來。

秋月捂著自己的肚子,咬著牙走向了張華的房間。秋月打開門,一股糞便的惡臭撲面而來。但是仔細看看,張華只是捂著肚子不斷地呻吟,房間里並沒有半點糞便的影子。

「小華,你再忍一下,媽媽也在忍,你堅持住,現在放棄就前功盡棄了。」

「……我……知道……可是我真的……好難受……」

「明天早上姐姐就回來了,再忍忍,媽媽和你一起忍。」

秋月走近張華,惡臭越來越強,當然這味道對她來說很受用。

「小華,這味道怎麽回事?」

「……媽……我的嘴……看……」

秋月走過去一看,驚訝的發現張華的嘴裡在往外冒糞汁。原來他已經憋的令糞便從腸道倒流回了口腔。

秋月趕緊扶起張華,但她一扶不要緊,張華迅速感覺糞便開始快速地向口腔湧來。「媽媽……我……我快吐了……」

張華支支吾吾地說。

秋月頓時覺得無計可施,堅持了這麽久,不能前功盡棄。眼看著糞便伴隨著黃色的胃液以及食物殘渣已經劃過了張華的舌頭,秋月情急之下將嘴對上了張華的嘴唇。頓時惡臭粘稠的糞汁和嘔吐物開始湧入了秋月的口腔。

兩人拚命地摟住對方,讓張華的嘔吐物不至於有一點泄露。也許是天生變態的緣故,伴隨著嘔吐物在二人嘴裡的交換,兩人胯下巨大的雞巴都覺醒了。秋月和張華嘴對著嘴,無法脫掉上衣,但是雙雙迅速地將下身扒了精光。

秋月喝完了張華的嘔吐物,將他放在了床上,由於兩人屁眼都有塞子,因此秋月講兩人的大雞巴和陰囊並到了一起,開始瘋狂地搓揉。張華由於吐出了一小部分,肚子暫時不難受了,取而代之的則是瘋狂的快感,他也申出手,和母親四手相交,開始一同搓揉兩個雞巴。

突然,秋月的臉色開始難看,原來是張華的嘔吐物將她原本已經塞滿的肚子又擠壓了一部分。和張華一樣的症狀開始出現在了秋月的身上。

「……乖兒子……你……喜不喜歡……剛才媽媽……吃……你的食物……」「喜歡……好喜歡……媽媽……我們再揉快點……」

「那兒子你……能接……媽媽的食物……我也快……吐了……」

張華興奮地點點頭,他取過之前用過的雞巴套,套住了二人的雞巴,同時將檔位打開。

他雙手捧住了秋月的頭,將她的身體拉了下來。秋月的糞便和嘔吐物混合著張華的糞便和嘔吐物一股腦地開始向張華的嘴裡噴湧。兩根舌頭在汙穢粘稠的液體中不斷交織,兩根雞巴也隨著套子的震動越發的堅硬。

但是,由於兩人身體擠壓在了一起,肚子也隨之互相擠壓。兩人同時感覺到了比之前更強大的洪流開始貫穿自己的身體。張華和秋月以更大的力量抓住了對方的頭,嘴張到最大,準備迎接快感地獄的到來。

終於,張華和秋月幾乎同時開始從口中噴射出粘稠的液體,兩人用盡全力吸著對方的臭液,也不斷地吐出新液。與其同時,兩人巨大的雞巴開始噴射精液。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兩人循環嘔吐的情況仍然沒有消失,秋月取過一個巨大的二人頭套,將張華和自己的頭綁在了一起,同時又拿出一根短管,塞入張華的口中,並用短管配套的固定器講管與兒子的頭固定住。

「兒子……這樣……我們就可以睡覺了……」

接著,秋月將自己的嘴套向管子,也用同樣的方法將自己固定住。蓋上被子,摘掉雞巴套,兩人就這麽隨時互吐地沈沈睡去……

周六上午,當靈衫回到家時,巨大的便意也已經將她折磨的不成人形,嘴裡也不時地有糞汁向外冒,為了掩人耳目,她準備了嘔吐袋,僞裝成暈車才沒被人發現地回到了家。她打開房門,看到了已經因為不斷嘔吐而幾乎失神的張華和秋月。

「杉杉,你終於回來了……」尚有一絲意識的秋月欣喜地說。

靈衫看到這幅淫臭的畫面,立刻將自己的全身脫了精光,野獸一樣的大雞巴已經挺立起來。而秋月和張華也摘掉了短管,將自己的身上扒了精光。

「我們去儲藏室吧。」

周六是一個陽光明媚的日子,但是在世界的一個角落裡,一個男人和兩個有雞巴的女人在陰暗潮濕惡臭的儲藏室里開始了他們的墮樂。

秋月家的儲藏室的構造很想農村裡的糞池。進門之後就是一個大約50平米的凹陷地帶,這也給他們用糞便淫樂提供了條件。

張華躺在地上,因為下面有地熱,所以渾身到很是暖和。靈衫跨坐在他的眼前,將雞巴深深地往張華不斷冒糞汁的嘴裡抽插。而秋月則打開一袋糞便,從其中找了兩條最大最硬的,裝在注射器里開始向張華已經滿倉的肛門里開始注射。